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5·19”的文化力量

宁海县成功申报“中国旅游日”踪迹考之一

徐霞客游线申世遗 发布时间:2011-5-22 23:11:00 点击:

潘家萍

  编者按 自2002年开始至今,宁海已成功举办了九届开游节。节庆以其高规格、高水准、大文化、大影响,成为中国百强节庆活动之一、中国最具潜力的十大节庆活动之一。特别是5·19被国务院确定为中国旅游日,且今年中国旅游日主题活动在宁海的启动,更是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打响了“5·19中国旅游日发祥地浙江宁海”的品牌,为总结成功经验,以旅游业大发展推动经济社会更好更快的发展,本报隆重推出“宁海县成功申报‘中国旅游日’踪迹考”系列文章,分别从文化、品牌、激励作用等方面作深入阐述。

  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5月19日为中国旅游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就是宁海人十年如一日倡议并申报的日子,倾注了宁海人太多的心血和汗水。而这个日子为何震撼了天下民心?那就是它的文化力量。

  一本书中的一个日子

  “得民心者昌,得文化者盛,”宁海县委书记王剑侯告诉笔者,“要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高度,充分认识文化的重要性。牢固树立抓文化建设就是抓经济、抓发展的理念。加快它们的融合发展,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源动力、潜力和后劲,这里边,‘5·19’所体现出来的功绩最大,也最为典型。”

  1999年9月27日,世界旅游日纪念大会在宁波有一个分会场,时任宁海县旅游局副局长的麻绍勤首先萌发了一个中国也该有个旅游日的想法。他的这个想法在次年的11月份得到了真实体现。宁海县以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的名义,搞了一个《徐霞客旅游俱乐部宣言》,在国内首次以书面形式,倡议中国设旅游日,时间是每年的5月19日。

  2000年6月,宁波市党政考察团赴云南丽江考察旅游经济。在告别宴会上,丽江市委书记向时任宁海县委书记的郑金平敬酒,说,“丽江和宁海很有缘。”问是为何?他说,“《徐霞客游记》的收篇之地是丽江,开篇之地恰好是宁海。”听者眼前一亮。时任宁波市委书记的黄兴国当场指示,让宁海好好地利用这位游圣留给的宝贵文化精神财富,以做大做强旅游业。考察回来,时任宁海旅游局副局长吴振亚闻讯查看《徐霞客游记》,开篇之处却原来只有24字:“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这事让当年旅游局一个聘用人士经文管会的同志查阅《千年历》,发现这个日子正是公元1613年5月19日。

  当年的徐霞客为何会选择宁海作为他游记的开篇地?有许多专家、学者作出多种解释。笔者则是觉得其中的风水形胜说和文化仰慕说比较合理。前者是说宁海风光优美,是祖国河山中南龙巨脉之首,后者是说宁海是明代大儒方孝孺的故乡。笔者更认定,是当年的方孝孺所代表的宁海文化吸引了远在江苏江阴的徐霞客。

  宁海和全国各地一样,在改革开放以后,渐渐认识了文化对于经济建设对于旅游的重要性。那么,到底什么是宁海的文化符号?什么人是宁海发展旅游的代言人?

  宁海是明代大儒方孝孺的故乡,是国画大师潘天寿和“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柔石的故乡。方孝孺被誉为“天下读书种子”,虽作为封建皇族内部争斗的牺牲品,可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为后人所敬仰。清时最有影响的启蒙读物中国历代散文选本《古文观止》选了他的两篇文章(《深虑论》、《豫让论》),在全国学人中颇有影响。鲁迅先生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里,将柔石与方孝孺相提并论为“台州式的硬气”,因为进了教材,在全国也颇有影响。柔石在全国的影响主要也来自于鲁迅先生的这篇文章。潘天寿是国画界大师级人物,他的人品画品文品,可谓美术界翘楚,在全国美术界影响广泛和深远。

  在决定举起徐霞客这面大旗之际,在第三届中国徐霞客开游节召开之后,宁海就遭受这种迷惘。干部和群众很多人想不通,当时关心的焦点是:宁海县自有自己的名人,干嘛要宣传一个外来的名人?这里边,其实就是在考量哪个文化符号更能代表当今的宁海传播形象?县委、县政府领导积极做好各方面的思想工作,在统一思想的前提下,作出这个重要决策。三届开游节后,县委、县政府召开了七个座谈会,社会各阶层的代表参加了座谈会,畅谈了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综合座谈会的意见:支持的占大多数,反对的只是少数。通过媒体向社会进行宣传后,社会上的反对声越来越少了。

  且看“5·19”包含其中的文化含义。“5·19”不仅仅只是《徐霞客游记》在宁海的开篇日子,更有其蕴藏的文化富矿让人叹为观止。共和国的领导人毛泽东、李先念等先后赞美过徐霞客。温家宝总理在纪念徐霞客诞辰420周年贺信里,对徐霞客和他的游记更是高度评价:“他对资源的爱护,本能地意识到人类生存中水的要义,人与人之间鱼水和谐的要义,人的品行之上善若水的要义,三者圆融一体,潜移默化,沁入读者的心灵。我中华经典的魅力如此。它接受着时间的检验,历史的审读,时代的召唤。”《徐霞客游记》自它问世以来,就广受好评。清时的学者奚又溥称它“其笔意如子厚(柳宗元),其叙事类龙门(司马迁)”。中国近代史上,像梁启超、丁文江、竺可桢、胡适、鲁迅、侯仁之等社会名流和文坛巨匠赞誉不已。

  在宁海县倡议“5·19”为中国旅游日后,国内的专家、学者如姚秉忠、金坚范、葛剑雄、刘德谦、王琪延、张凌云、李明德、周少雄、刘思敏等纷纷发表文章,或在各种座谈会、研讨会、论坛,一边盛赞徐霞客和他的游记,一边大声疾呼“5·19”为中国旅游日,后者显然沐浴在前者的文化光辉之下。

  来自于媒体的力量不可小觑。笔者参与和组织了八届开游节的新闻宣传工作,每一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总是有记者发问:“5·19”申报国家旅游日的事进展如何?一届届,一次次,问着同样的问题。人民日报(包括海外版)、新华社、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人民政协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旅游报、上海旅游时报、上海旅游网、浙江日报、浙江在线、宁波日报、中国宁波网等主流媒体,都在重复和强调有关“5·19”进展的新闻。新华社浙江分社编委郑黎、中国青年报社社长徐文新等全国新闻界人士,一直为“5·19”鼓与呼。

  全国的旅游界人士、大学生、县外的宁海人,都纷纷加入进来。各级领导给予了大力支持。

  宁海的干部群众也深深受到感动,同时也受到启发:“5·19”让领导、专家、媒体和各界人士如此执着,如此狂追和吹捧,是由于“5·19”本身所蕴含的文化力量。宁海人在将家乡的名人与外来的名人作了对比后,胸怀坦荡地选择了后者。

  300多年前的徐霞客选择了宁海。300多年后的宁海选择了徐霞客。最后,世界和中国也选择了宁海。

一个日子传导的一种风尚

  “风尚代表一个地方的等级和品位,”宁海县委副书记、县长褚银良说,“宁海的风尚是利用我县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资源和丰厚的历史人文资源,把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保护、传承与旅游开发结合起来,通过申请‘5·19’为国家旅游日,助推旅游业发展,从而达到扩大内需、促进就业、传承文化、提升素质等作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是宁海县多年来实行的一个重要战略。”

  这个日子让宁海首先有了一个节日:中国(宁海)徐霞客开游节,几届以后,宁海将这个节名拿掉了“(宁海)”,就是“中国徐霞客开游节”了。宁海人这一点被人看着有些张狂,却是凭借着“5·19”的文化力量。

  自2002年5月19日开始到现在,宁海举办了九届开游节。衬托这个节庆的就是文化元素。像中华游圣开游大典、“万里霞客路”民族风情大巡游、CCTV走进宁海演唱会、“中国当代十大徐霞客”评选、中国“徐霞客旅游带”旅游合作峰会、徐霞客旅游带全国摄影大赛、江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巡游、木作文化高峰论坛等经典活动,为节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全国非遗名录中有两个项目:宁海平调·耍牙、十里红妆婚俗,在节庆时表演和巡游后,让中外来宾为之倾倒。宁海还同时请来了徐霞客和马可波罗的后人,让东、西方“游圣”的后人对话、交流,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发出令人喜悦的光芒。徐霞客开游节的影响也扩大到了国外。

  一直为开游节忙碌的组委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江永平在这点上最有体会:活动的文化内涵多大,影响就有多大。担任开游节新闻宣传部副部长的陈勇也有这样的认识:记者只是对有文化内涵的活动感兴趣。所以,每一届的活动安排和策划,大都围绕了文化内涵的挖掘。这当中,新华社、中青报、中国旅游报、宁波日报等媒体的人士就多次帮助宁海出谋划策。

  这个日子让宁海人尝到了甜头,且乐此不疲。

  宁海加大了对名人文化的挖掘和保护。宁海人既重视对外来文化名人的重视,更不忘重视本地文化名人。宁海人以诞生明代大儒方孝孺为自豪,现在,每年举行一次“方孝孺读书节”,以弘扬他的读书精神。宁海在潘天寿先生的诞辰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并修缮保护他的故居,修建以他名字命名的广场、学校、美术馆,举行全国性的文具设计大赛。柔石的故居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两个故居现在是宁波市十大历史文化名人故居,文博单位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宁海加快了对民办博物馆建设的步伐。十里红妆民俗博物馆建于2004年5月,馆藏1000多件“十里红妆”器具,是展示和研究古时浙东婚俗的最好形式之一。在政府的重视支持下,馆主何晓道把这种文化发挥到了最佳状态,知名度不断提高,引起各级专家的重视和关注。最近,宁海被授予“中国婚嫁文化之乡”。目前,一个规模达到22000平方米的民俗村式的博物馆,正在建造中。届时,婚嫁文化的魅力会更迷人。东方艺术造像博物馆收藏有自汉代以来历代佛像雕塑、杂项、宁海三雕及省级文化遗产等艺术品4400余件。宁海还有收藏规模很大的宁海民俗博物馆、前童民俗博物馆、宁海古船馆、杰友升灯具博物馆。

  宁海加大对古村落文化的保护开发。位于茶院乡山冈上的石头村许家山,就是近几年进入政府视野并得以保护开发的。许家山的建村历史近800年,清一色的铜板石建筑材料,石墙、石门、石窗、石巷、石凳、石磨,是个非常有特色的石头村,以往却一直名不见经传。经过几年的开发后,知名度大大提高,游客不断,村民收入大为提高,得以脱贫致富。去年12月13日,许家山荣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称号,竟然是宁波市唯一的一个。另外,前童古镇、清潭村等的保护开发,也为旅游经济的发展和当地农民增收带来福音。

  宁海重视了古戏台文化。古戏台是宁海文化的特色,其规模、类型可谓全国之最。2006年,崇兴庙古戏台、岙胡胡氏宗祠古戏台、下浦魏氏宗祠古戏台等10座古戏台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省内第一个以“戏台”名分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我国第一批以“戏台”名分群体保护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去年4月,宁海荣获全国唯一的“中国古戏台文化之乡”荣誉称号。前几年,一个摄影家在宁海拍摄了古戏台,在天一阁展出了一个月,竟轰动了整个甬城,赢得众多市民和游客争相观看,莫不赞叹宁海古戏台的精美。

  宁海的佛教文化也发扬了光彩。名不经传的宁海县,境内竟然有名扬国内佛教界的慈云佛学院。有一个叫广德寺的寺院,竟然吸引了远在北京的著名作家莫言前来静修。莫言去年11月30日在其博客里写道:“我去了一趟西班牙,去了一趟日本,又去了一趟宁波广德寺,对下一部作品必产生巨大影响,请诸君拭目以待。”台湾的连战先生也为寺匾题词。

  连一些自然界最为普通的事,宁海人也用文化包装了让它们身价翻番。胡陈乡举办桃花节让桃花成为吸引人气的最佳物品,一个从未人知的山角落里,突然人山人海。人们看着花,吃着当地的山珍,住着农民的房子,农民的荷包也鼓了起来。长街镇让不会说话的蛏子四处吆喝,吆喝的同时蛏子成为远近游客的最佳美食。越溪乡海涂上乱跳的弹涂鱼,居然与失传已久的孩童开荤习俗巧妙结合起来,吸引许多游客到场观看,也带火了弹涂鱼和别的海产品销售。

  ……

  重视文化的风尚来自于“5·19”,像春风一般,吹绿了宁海县1800多平方公里的每一寸土地。

一种风尚引导的一种精神

  徐霞客和《徐霞客游记》与大自然保持和谐的精神,正是宁海县需要的。

  进入新世纪之初,宁波市属的南三县,地理环境和经济发展规模差不了多少,大家都在制定和寻找今后发展的路子。却是徐霞客和“5·19”为宁海指明了一条路,那就是走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相结合的道路。

  2003年1月11日,第十一次宁海党代会在宁海剧院举行。党代会的报告题目是《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统揽主局,构筑现代化中等城市,建设生态型经济强县》。自此,宁海正式确定了“生态立县、工业强县”的发展战略。

  这个战略的确定,将会对宁海的社会发展带来久远的良好影响。宁海人的子子孙孙,都会感恩徐霞客和他游记中的开篇日“5·19”。

  然后,自上而下,全民发动,就如当年的徐霞客一样,亲近自然,保护生态。政府层面,积极出台政策和措施,一切不利于生态建设的事不做,引进项目中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在民间,人人争做生态建设的主人。

  为了创建生态示范区,宁海县委、县政府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坟墓专项整治活动。活动正式拉开序幕之前,有关部门作了一个初步统计,在“三沿五区”之内,需要迁移的坟墓将近15万穴。这么多的坟墓,涉及千家万户不知多少家庭,这事能办么?这可是“挖祖宗坟,大逆不道”的事,决定政策的人们其实在心中也没有底。可是,一发动,一宣布,全县上下迅速地行动起来。不仅仅是党员和干部带头,连普通群众也是积极响应。这件当时被认定为“天下第一难”的事,却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部完成了。这事经新闻报道后,在全国都引起了反响。

  可以说,从没有像生态建设这样的政府倡导,引得如此广泛的民间支持。这里边,全是得益于徐霞客和《徐霞客游记》所提倡的人和自然和谐的精神,切中了当代社会人们对大自然对生态的迫切和本质需求。

  当年的8月8日,宁海县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创建工作通过省级预验收。10月31日,国家验收组通过几天的考察后认为:宁海的经济和环境有着双重优势,12项基本条件符合要求,26项考核指标均达到全国生态示范区建设一类地区标准。这标志着宁海已经形成特色鲜明的区域经济,社会和环境协调发展的良性循环模式。宁海正式成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这在宁波尚属首例。

  2005年,国务院属下的《领导决策信息》杂志,发表文章称:宁海的一、二、三产资源共享混合型模式引起专家的广泛关注,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五大模式之一。

  宁海人在农业上的循环经济是利用畜牧业循环链。就是让禽畜的粪便变成沼气和肥料,让庄稼不需要化肥,让庄稼的废料变成禽畜的饲料,这样,宁海农民过着“养猪不垫圈、照明不用电、做饭不需柴、种菜不要化肥”的好日子,实现了生物质能的循环利用。

  宁海人在工业企业中实行的是“资源循环圈”。就如以国华浙能宁海电厂为龙头,引进水泥、石膏加工等“吃废”下游企业,建立循环经济示范区,串起了一批循环小产业链,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消耗和尽可能小的环境代价,取得最大的经济产出和最少的废物排放。

  2009年8月,宁海被评为“浙江省十大生态旅游名城”、国家级可持续发展实验区。2011年1月被评为中国首批“低碳旅游实验区”。

  宁海正在创建国家级生态县。

  徐霞客身上体现的敢为天下先精神,同样是宁海县这些年来的创新思想的精髓。

  当年的徐霞客不要功名,不参加科举,有违当时的行为准则。几年前,笔者访问徐霞客老家江苏省江阴时,听当地的导游说,徐霞客当时可谓“游手好闲,败家子孙”。这种对违反社会准则的谴责和埋怨竟然延续了几百年。可是,徐霞客却用他超越世俗的行动和观念,奠定了他作为东方游圣的地位,与西方的马可波罗相提并论。

  宁海人看中的就是徐霞客身上那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宁海县成为宁波的首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当然是创新工作之一。也包括大规模的坟墓专项整治工作。

  宁海人的国有企业转制领先了全省。笔者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当时已近元旦,省报的记者在采访“宁海国有企业转制在全省率先完成”的稿子时,一个分管业务的副主编打电话给记者,说是没有写好稿子,不准回家过年。之后的稿子果然在新年的第一版重要位置发表。

  宁海在全省较早完成党政分开。

  宁海的文化事业单位较早地完成了改制。宁海的文化事业单位如电影公司、电影院、新华书店很早之前就转换了身份,成为走向市场自负盈亏的企业,而国内的文化事业单位转制刚刚从去年开始。

  宁海县从前年就开始建造国家级健身登山步道,国家以宁海的登山步道建设为依据制定了该项目的国家标准。2009年建成了100公里,今年底即将建成200公里,未来几年里,一共建成500公里。这个思路完全循合着当年徐霞客的做法,让当代驴友亲近自然、享受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刚刚在杭州召开的新闻宣传策划会上,有专家提出,要在500公里的登山步道中,建起霞客当年沿线走过的城市的微型景观。走在宁海,走完500公里步道,就如走遍了当年霞客走过的山山水水。这对全国的驴友,将会是个很大的诱惑。

  宁海县今年开展的“大森林、大景区”建设,在全国可能也是个首创。

  宁海的森林覆盖率本来就高。可宁海人从去年开始,按数量计,每人每年种下了2棵树,一共投入了近亿元钱,造了1万亩林木。从今年始,县里决定在5年内再投入11亿元,打造他们心目中的“大森林”:通道林荫化、水体林带化、社区园林化、企业花园化、乡村林果化。县里将通过实施五大工程,完成4万亩造林,创建200个森林村庄示范点。届时,“千里绿色走廊,百里清水河道,十大文化品牌”,全县县域绿化将由注重视觉效果向突出生态效益转变。城市也变成“城在绿中、路在林中、人在景中”,成为一个生态型宜居宜业现代化滨海城市。

  大景区的设想更是前卫。就是将18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变成一整个景区。宁海的旅游资源较为丰富。森林温泉是国家4A级景区,还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前童、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许家山石头村、宁海湾群岛、浙东大峡谷、伍山石窟、东海云顶等等。旅游设施也在不断完善。说起大景区建设,县风景旅游管理局的王鸿飞显得很兴奋,他说:“宁海将通过‘大景区’的建设,力争五年后实现年游客100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突破100亿元,成为长三角区域生态旅游名城、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和中国健身休闲旅游先行区。”

  届时,只要一进入宁海,就进入了一个景区。一个让人想起徐霞客,想起《徐霞客游记》,想起“5·19”这个日子的美好景区。